過去這一年,Uber 過得有多累?

創投圈
2020
01/02
20:14
王喬華
分享
評論

Uber11 月份在倫敦被 " 封殺 " 后,近日又遭法蘭克福禁令。12 月 20 日,德國法蘭克福一家地方法院禁止 Uber 在德國提供服務。消息一出,Uber 再度受到打擊并引發了股價的不斷下跌。

而在過去這一年多的時間里,Uber 在全球市場不斷遭遇城市禁令、罰單和安全方面的公眾質疑,這也讓這家共享出行巨頭遭遇到越來越大的挑戰。

No.1

歐洲市場 " 圍追堵截 "

越臨近 2019 年底,Uber 的厄運越沒有要種終止的跡象。

2019 年 11 月,Uber 由于安全隱患問題被倫敦交通監管部門吊銷了在倫敦運營的許可證。盡管 Uber 計劃就倫敦的決定向交通部提出上訴,但是在消息發出后,Uber 的股價依舊下跌了 1% 以上。

倫敦交通局表示,其中一個重要問題是 Uber 平臺的司機在未投保的情況下載客 14,000 次。另外一個問題,是被暫停服務的司機只要新建一個賬戶就能繼續載客,倫敦交通局認為這樣會 " 危及乘客安全 "。

倫敦交通局執照、監管和收費主管海倫 · 查普曼(Helen Chapman)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安全是我們考慮的首要因素。雖然我們認為 Uber 已經有了改進,但我們不能接受 Uber 允許乘客與可能無照和無保險的司機共處于小型出租車內。這些問題的出現顯然令人擔憂,但更令人擔憂的是,我們不能相信今后不會再發生類似的問題。"

倫敦是 Uber 在歐洲最大的市場,總計擁有 45000 名注冊司機和 350 萬名乘客用戶,也是其在美國以外的主要收入來源。然而自倫敦交通局于 2018 年 6 月授予 Uber 牌照以來,盡管 Uber 解決了其中一些問題,但是依舊存在使乘客處于危險之中的違規行為,因此交通局吊銷了 Uber 在倫敦運營的許可。

早在 2017 年,倫敦交通局就首次吊銷了 Uber 的許可證,表明了對該公司安全措施的擔憂。在此次決定之后,Uber 兩次獲得了在該市繼續運營的臨時許可證——第一次是 2018 年法官簽發的 15 個月緩期執行許可證,第二次是 2019 年 9 月份倫敦交通局簽發的兩個月許可證。

屋漏偏風連陰雨,在此次事件發生不久之后,Uber 在歐洲市場再次遭遇重大挫折——德國市場被禁。

在德國,人們不能通過網約車平臺乘坐第三方私家車出行,這個行業一直是出租車和租車公司的天下。對于營業司機而言,必須是擁有出租車司機執照的專業人士,而且司機想要獲得牌照需要通過嚴格的考試和健康檢查。

2017 年初,歐盟就裁定 Uber 的代駕業務只能與專業的、有執照的租賃汽車(PHV)公司合作,因為這些公司的司機和汽車都擁有運輸乘客所需的執照和許可。法蘭克福法院的主審法官表示," 從乘客的角度來看,Uber 提供了服務,就代表 Uber 是一個企業,這意味著 Uber 必須遵守有關客運的法律。"

德意志出租車公司也表示,請求立即臨時執行禁令。屆時,如果 Uber 沒有做出整改,將不得不支付罰款。從每輛車 250 歐元起,如果屢次違規,這筆罰款將升至 25 萬歐元。

除此之外,法院認定 Uber 違反德國法律的問題還包括:Uber 在缺乏租賃許可證的情況下使用租來的車輛為用戶提供客運服務;其用于提供駕駛服務的租賃司機在還未首先返回公司總部的情況下通過 Uber 應用程序接受工作;租賃司機在未事先收到新訂單的情況下直接在應用程序中接單。這一舉措違反了德國法律的規定——私人租賃公司的司機如果在完成訂單后沒有下一個訂單,就必須返回公司基地。

Uber 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 我們將評估法院的裁決,并決定下一步措施,以確保我們在德國的服務繼續下去并且與有執照的 PHV 運營商及其專業司機合作,我們致力于長期成為德國城市的真正合作伙伴。"

除了倫敦 ,Uber 在歐洲也受到了多國監管的 " 重點關照 "。早些時候 ,Uber 宣布徹底關停丹麥哥本哈根以及匈牙利的業務。同時在北美和南美市場,罰單、抗議和訴訟也接連不斷。

2019 年 4 月,Uber 在阿根廷遭遇出租車司機集體抗議;5 月,澳大利亞出租車司機和租賃司機對 Uber 發起集體訴訟;8 月,哥倫比亞工商監督管理局對 Uber 開出了 62.9 萬美元罰單,12 月 22 日該部門再次要求 Uber 暫停在哥倫比亞的網約車業務;11 月,美國新澤西州向 Uber 罰款 6.49 億美元 , 要求該公司為網約車司機支付拖欠的雇傭稅。最后,2019 年 12 月 31 日,Uber 創始人特拉維斯 · 卡蘭尼克正式退出公司董事會。

No.2

安全隱患成 Uber 緊箍咒

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本杰明 • 埃德爾曼在 2019 年 9 月就倫敦禁令一事曾指出:"Uber 一直在押注,押寶自己在用戶中的受歡迎程度,是否能迫使監管機構對其違法行為減輕監管。但隨著 Uber 問題的惡化,監管方開始緊急限制 Uber 并意識到加強監管的做是正確的。"

Uber 長期以來一直因其安全措施而備受關注。但是一直到 2019 年 12 月初,Uber 才發布了其首份安全報告。報告統計了從 2017 年到 2018 年間美國市場叫車服務過程中發生數千起司機和乘客遭受性侵犯甚至致人死亡的事件:Uber 在美國的網約車服務中收到 3045 起性侵報告,其中 9 人被殺;另外,共有 58 人死于交通事故。

該報告中同時表示,這些事件只占到 2018 年 Uber 在美國合計 13 億次出行中的極小比例。但是外界對此并不這么認為," 我們認為長期以來,這家公司一直公司沒有公開討論這些問題,特別是那些與性暴力有關的問題。" 相關法律人士對媒體表示。

Uber 在報告中指出,性侵犯事件的幾率不到 0.0002%,而該公司平均每天的出行量超過了 300 萬次。Uber 還指出,在近一半的性侵犯案件中,平臺司機也是受害者。

一般來說,商業司機,無論受聘于傳統出租車行業或共享汽車公司,都面臨著身體和性侵犯的高風險。根據美國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的數據,雖然沒有關于出租車司機性侵犯的整體數據,但是司機被謀殺的可能性是其他工人的 20 倍。而且對于共享汽車行業來說,女性司機的占比更高。

2016 年,在紐約市只有 1% 的黃色出租車司機是女性,而全美 Uber 司機和 Lyft 女性司機占比分別為 19% 和 30%,這就意味著她們可能更容易受到侵犯。

至少對于出租車司機來說,一些城市已經制定了規章制度來幫助他們保持安全——比如防彈隔板來保護乘客和司機,或者監控攝像機來記錄和阻止犯罪。但 Uber 和 Lyft 則很少推行這些措施,盡管 Uber 正在一些地方試行音頻和視頻錄制,以提供更好的安全保障。

Uber 平臺司機的職業分類也可能對他們的安全起到一定的限制。這些司機目前被歸為個體承包商、合同工,而不是雇員,這意味著他們無法獲得正常的商業賠償,也無法組建工會來推動更安全的工作條件。美國加州一項定于 2020 年 1 月生效的法律可能會改變該州 Uber 司機的工作狀況,盡管 Uber 和 Lyft 正極力反對這項法律的實施。

加州大學黑斯廷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Hastings)的法學教授維娜 • 杜巴爾指出," 如果司機被視為員工,公司將有更大的義務創造一個安全的工作場所,他們將被強制要求報告這些事故,并采取措施保護司機的安全。與此同時,他們不僅要支付職工薪酬和醫療費用,而且還要承擔創造安全工作場所的法律義務。"

不過,Uber 的安全產品負責人 Sachin Kansal 認為,Uber 已經推出了許多旨在提高駕駛員和乘客安全性的功能,也為此做出了很多努力。這其中包括應用程序中的緊急按鈕,允許司機或騎手立即向 911 調度員發送有關騎行的信息。" 當我們從產品的角度考慮安全問題時,我們考慮的是所有的用戶,而不僅僅是乘客。"

無論如何,Uber 安全報告中令人不安的問題仍在提醒人們,司機們在為共享出行平臺開車時也在面臨著真正的風險——被歸類為合同工而非全職員工,這可能會讓他們更容易受到傷害。

來源:懂懂筆記 王喬華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69棋牌游戏最新